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人民日报:“说实话,我是幸运的”(关牧村)
来源: 《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28日 20 版)发稿时间:2019-12-04 17:21

  说实话,我是幸运的。我所遇到的3位老师,为我奠定了坚实的艺术基础;而所处的时代,让我的艺术人生更加精彩。

  我的音乐启蒙老师是我母亲,她十分热爱音乐,曾受教于欧洲的一位音乐老师,学习钢琴和声乐。新中国成立后,她成为一名音乐教师。母亲把我带到了音乐世界。小学阶段,我成了天津小红花合唱团的低声部演员,经常活动于青少年宫的舞台。

  我的第二位恩师是施光南。没有施光南先生,就没有如今的我。7年的工厂生活虽然给了我广阔的舞台,但真正让我走上歌唱道路并引导我向前奔跑的是施光南先生。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祖国大地,但文艺领域仍乍暖还寒。施光南老师创作的《打起手鼓唱起歌》是一首充满艺术生机的歌曲。有一个时期,我经常在工厂车间里给工人们唱这首歌,工人们学会后也和我一起高声演唱。一天,在这首歌的词作者韩伟的帮助下,我见到了施光南老师,他听我唱完《打起手鼓唱起歌》后,十分激动,连连说:“牧村真正唱出了我要的感觉!这是人民在新的时代发自内心的无比欢乐的感觉!”

  后来,我离开了工厂,被调入天津市歌舞剧院,成为一名独唱演员。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施光南老师的创作激情更加高涨,创作了许多观众喜闻乐见的歌曲。他把许多歌曲给了我,还特意为我创作了《假如你要认识我》《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孔雀向往的地方》《月光下的凤尾竹》《多情的土地》等大家耳熟能详的优秀歌曲。80年代以来,我登台演唱过的200多首歌曲中,有许多歌曲都出自他。施光南老师无愧为人民的音乐家,从他身上我不仅学习到了勤奋、敬业、谦和的好品质,也学到了宝贵的艺术理念。

  1984年,我决定去中央音乐学院深造,施老师却特别担忧,他担心我学成美声、歌剧那种唱腔。那段时间我真的是如坐针毡,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调整,我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演唱风格。我决定在民族唱法的基础上,吸收美声唱法的精华,走一条雅俗共赏的路。终于,我找回了自己,找回了那个朴素真实、带有乡野味道的我。在施光南老师的影响下,我们共同走上艺术歌曲大众化、民族歌曲艺术化之路,为我国民族歌曲的艺术创作演出出了一份力。

  我的第三位恩师是中央音乐学院沈湘教授。这位有国际影响力的名师桃李满天下。我永远忘不了沈老师对我的栽培。沈老师和施光南老师共同商讨制定了我的教学方案,让我有机会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聆听、研究了大量艺术家的作品,使我学会了寻找音乐感觉、掌握高难度演唱技巧的能力。

  我在天津南开大学读研期间,深入研究了明清民间曲调,这使我对歌唱艺术中的音乐传统有了更深的认识,也为我在演唱中融合中西特色提供了理性支撑。有一次去英国演出的情形令我印象深刻。英国民众十分喜欢我的演唱,他们说,我的演唱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还提出让我留在英国。我当时开玩笑地回答说:“我这次只带来了歌声,我的心留在了中国。”我的歌声能受到欧洲人民喜欢,是因为歌声中体现出了中华民族音乐传统的魅力,这也是我在中央音乐学院和南开大学的学习收获。

  没有改革开放,不会有这么多富有春天气息的作品如雨后春笋般问世。没有祖国的发展,歌唱家不会心花怒放地自由歌唱生命、生活和伟大事业。没有新时代的美好,广大人民不会如此热情投入,作为听众与艺术家共同创造着时代艺术的今天与未来。我常说:“歌唱艺术家的喉咙长在自己身上,艺术生命却存活于观众之中。有了观众鱼得水,失去观众树断根。”除了少数有着长久生命力的经典歌曲作品,多数歌曲作品的受欢迎程度,是随着不同观众群体、不同时代而变化的。歌唱艺术家的演唱品味当紧随时代而变。我将永远怀念我的恩师,永远感恩祖国、时代和人民给予我的一切。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校领导...
南开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九届...
我校七届三次教代会暨十六届...
南开作品获第四届全国最美校...
“领导干部上讲台”国企公开...
龚克入选“中国海归70年70人”
南开大学召开思想政治理论课...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
南开玑瑛青年创新创业实践基...
26名学子获南开大学第二十三...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zhenyuanbiaoju.com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