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天津日报:现代文学研究的独特信息 ──《王玉树文集》阅读札记
来源: 2019年12月10日 天津日报 第12版发稿时间:2019-12-10 20:36

  张铁荣

  《王玉树文集》最近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文集分为理论编、随笔编、散文编和诗歌编等四卷。皇皇巨著,分门别类,八十万字,浩浩述论,令人钦羡。兴趣之所在,对于玉树先生关于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十分关注,在此专谈阅读的收获和感想。  一、现代诗人史料、评论信息和深度研究

  玉树先生是诗人兼文学理论家、评论家,因此他对于现代作家中的诗人就格外关注,论述也自然别具一格。他在散文《卞之琳的狭窄小书房》一文中,透露出这样的信息:1985年为了参加编辑《中国现代文学词典》词条的写作,曾多次拜访卞之琳先生,他写道:“卞先生做事很细致,可谓纤芥不遗,他对每种诗歌体裁都认真斟酌改定。他又建议我选写他的几首代表作:《断章》《古镇的梦》《尺八》等,别的代表作品担心读者看不懂而不选。”在《追念卞之琳先生》一文中,又一次指出:“不同意选用《白螺壳》《圆宝盒》等较深奥的名作。”

  从这两条信息中,我们即可知道卞之琳对于自己诗歌代表作的认定,这也可以说是诗人卞之琳作品自评的重要信息。

  再有就是玉树先生和诗人艾青的友谊。他为此写了好几篇文章,在《有幸认识艾青》一文中说:“我头回见到艾青是在1981年初他和夫人高瑛暂住在北京前门外的北纬饭店。”“有一天我到饭店拜访,艾青有点动情地对我说:‘我正在交涉搬回原来的家,这是50年代初用我的稿费买下的。你在这里陪我吃午饭,等高瑛回来就有好消息啦……’”此后他又多次到过艾青的家,“那天上午我去看望年迈的艾青,他正坐在书桌前阅读一本杂志。我问:‘艾老,您在看什么文章呀?’他笑答:‘读别人评论我的作品,当然都是讲我的好话啦!’高瑛和我都笑了”。

  有一篇从理论上研究艾青的论文是《艾青诗歌美学散论》。在所有出版的文学史中,对于艾青诗歌的美学理论研究都是很欠缺的。玉树先生知难而进,专文探究,收获甚丰。他把艾青的《诗论》放在现代文学“四大诗论”的宏观平行地位,进行细致入微的微观分析研究。并且从写作意图、社会影响、结构形式等三个方面作了深入解析;在谈及艾青诗歌美学的发展和影响一节,他又从诗的语言、抒情诗与叙事诗、创作规律和“自我”等三个方面论述艾青的独特贡献。此文发表以后即被选入国际研讨会的论文集中,同时还荣获华北地区理论评论二等奖。

  玉树先生是国内著名的鲁藜研究专家,他与鲁藜见面最多,有许多的私人谈话记录在他的各篇文章里,很多都是独家材料。在《不知倦悔的泥土诗人》中,他说:“有一次鲁藜曾对笔者表白:‘我最喜欢的还是写抒情诗,虽然写好它不容易,对诗美的追求永无止境,而这正是中外诗人的共同理想啊!’”

  此外,他还关注到冰心的“小诗体”现象,从五四大家的论述中寻找源头,在胡适、周作人、俞平伯、沈从文、陆志韦和日本小诗以及法国作家麦拉耳默的诗论中,发觉冰心小诗的源头和继承发展的中国气派,进而找出冰心那种独特的“栽下平凡的小小花,给平凡的小小的人看”的独特个性和充满爱的现实意义。

  二、现代作家研究史料信息和作品分析

  在这套文集里,关于现代作家的史料也是很多的。比如在《胡风和鲁藜》一文中,玉树先生写道:“我曾几次到胡风先生家里拜访。他有时独坐在一张藤椅里,像是沉睡似的垂着头。我只好向胡风夫人梅志请教一些问题,她的谈话加深了我对胡风的印象。”“本来胡风和鲁藜只是编者与诗人的关系,没有任何政治上和友情的瓜葛”。看了这篇文章,使我想起胡风晚年的照片就是玉树先生说的那个样子,相比一些人写胡风晚年和他喋喋不休交谈记录,我们还是相信玉树先生的这篇文章。

  玉树先生的散文写作也是独具特色,这里面记录了个人行止也谈及现代作家。在《鲁迅的西北行》一文中,以自己的西北之行,想到鲁迅的作品。他在西安市易俗社观剧时看到了鲁迅等人送的“古调独弹”匾额。进而想到鲁迅1924年7月的西安行,并提出了这次旅行对于鲁迅创作的影响,我以为只有作家本身才能够有这种精神的交流吧。

  玉树先生常去李霁野家,他在《李霁野先生祭》一文中,披露了不少晚年李霁野的独家信息。安徽办了一家《芜湖晚报》,委托玉树先生向李霁野约稿,但是李霁野爽快地答应下来后,对玉树先生说:“我现在眼睛看不见了,虽然仍在报刊上登一些诗文,都是由我先讲然后让小孙子记录下来,再修正后拿出去发表的……”他去李霁野家多半是联系工作,李霁野无论多忙,总是满足来访者的要求。在老伴儿去世加上白内障心绪很坏之时,李霁野曾经坦然对王玉树说:“我想到了死,人到晚年很容易遇到这个问题。但是人的一生要做到无愧于社会与人民,像鲁迅先生所期盼的中国人!”这些记录,都必将成为李霁野研究的珍贵资料。

  丁玲研究中有两篇作品是绕不过去的,就是《我在霞村的时候》和《在医院中》。这两篇小说反反复复、被批来批去,说不清楚。玉树先生知难而进,写了《重读丁玲的两篇旧小说──关于〈我在霞村的时候〉〈在医院中〉》。这篇论文注重历史、贴近文本,从理论的高度回归历史的现场,对丁玲的作品进行了很有深度的研究。玉树先生说:“丁玲是有着自己风格的作家。作家的风格体现了作家的创作个性,它既表现为独异性,又表现为一贯性。他们总是喜欢那些对他们特熟悉、感受最深的题材。与这些题材密切联系的,他们创造了自己所特有的人物群。”指出“旧礼教的叛逆者”就是丁玲笔下最为突出的女性形象,这篇论文的重要性在于为我们理解丁玲的作品进行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导读。

  《王玉树文集》是全方位多角度的文学集锦,是玉树先生集多年之功力的研究、创作的成果记录,当然这些还不包括他的《鲁藜传论》等专著和早年的一些文章。玉树先生虽然年逾古稀,仍旧笔耕不辍,他为天津的文学研究事业贡献颇多,成果颇丰。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学校召开院长和部处长联席会...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把初心...
南开大学召开就业工作会议
【百年校庆】福田敏男院士做...
南开在教育部高校思想政治工...
《南开大学报》获4项中国高校...
2019年天津市高校辅导员高级...
南开大学重庆校友会2019年年...
统计与数据科学学院设立新生...
“中日友好饮水思源系列展:...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zhenyuanbiaoju.com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